北京泉州商会-论坛登录
  • 用户名:
  • 密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北京商会 >> 焦点新闻 >> 正文

特朗普顾问鼓动美军驻台 专家:意味战争

  • 作者:lsm
  • 来源:环球时报
  • 日期:2017-01-19

美军F-18战斗机驶向跑道准备滑跑起飞(网络图)

原标题:美前高官鼓动美军驻扎台湾专家:这意味战争

【环球网军事1月19日报道】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波顿在特朗普就职前夕建议美军驻扎台湾,称有助于对抗“北京的好战”。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王建民18日告诉《环球时报》,波顿的建议主要是想体现未来特朗普政权的强势,给大陆制造更多难题,进而从台湾问题上捞好处,但在法理上根本站不住脚。

波顿在这篇题为“重新检视一中政策”的文章中称,大陆只因为不满美台领导人的一通长途通话,就派出辽宁舰巡航,华盛顿应该加强对台军售并将部分派驻日本冲绳的军力调整到台湾。他称,相较于冲绳或关岛,台湾距离东亚大陆及南海区域更近,一旦该区域发生紧急状况,美军可更快部署兵力。

波顿(资料图)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波顿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上述文章后,又在福克斯新闻网继续鼓吹他的看法。他称,对许多人而言,一中政策已变成魔咒,就像主祷文一般神圣不可质疑,“但问题是,那是1972年的决定”;如今“北京一开口,一些人就会说,中国持有大批美债,美国得屈服”。波顿还说,上述只是他个人看法,并未与特朗普讨论。

波顿属于鹰派,目前为特朗普顾问,并被看好出任副国务卿。《日本时报》认为,波顿这些言论恐进一步惹恼北京。准白宫发言人回应称,特朗普了解一中政策的重要性,相信他会运用在商界的整合协商谋略,为美国谋取最大利益。台“总统府”18日回应称,近期为美国新旧政府交接之际,“我们也注意到各式各样不同的想法,但是我们没有进一步的评论”。

王建民说,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明确了美国不可能在台驻军,否则将给中美关系造成巨大冲击,意味着一场战争将要开始,美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王建民直言,特朗普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台湾是中国的台湾,不是美国的台湾”,大陆在最核心、最敏感的领土问题上,绝不会妥协和让步。 ▲(谷棣 向蕾)

【早前新闻】

美媒:特朗普组“军政府” 要是别国早挨美国骂了

【编译/观察者网王骁】特朗普的核心执政团队中已经有了3名前美军高级将领的参与,这使特朗普团队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将星闪耀”的内阁之一。对此,《纽约时报》于9日发表题为《特朗普的军政府》一文抨击特朗普这种内阁配置的方案。其中,文章指出,如果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这样子配置执政团队的话,美国早就开始抨击了。

当地时间7日,据可靠信息表示,特朗普计划提名美军前南方司令部司令约翰·凯利(John Kelly)出任新一任国土安全部长。至此,特朗普的核心团队中已经有三名前美军高级将领出任要职。他们分别是出任国家安全顾问的福林中将,出任国防部长的马蒂斯上将和出任国土安全部长的凯利上将。

纽约时报新闻截图(图片:候任国家安全顾问福林)

以下为观察者网全文翻译:

一个新总统,利用假新闻和操纵媒体的手段,在将军们的簇拥下登上权力宝座:他的外交政策顾问,国防部长,国土事务部长,还有可能将要被提名为外交部长和情报总监都是军人。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那么美国,作为全球民主的发动机,将会提出警告。美国经常要求其他国家的军人保持低调,远离政权。美国支持的是文官政府,而军人的工作则应该是提供军事建议,而不是制定政策或者参与管理。

而现在这些原则在国内却没有被贯彻。在选举期间特朗普就因为获得军人的支持而受到批评,在当选后他更是将军人集中在了他的周围。

军人参与内阁所导致的问题关键并不是总统能否获得良好的军事建议。因为根据1986年通过的《国防部重构法(Goldwater–Nichols Act)》规定,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才是总统的首席军事建议人员。当然,总统有时也会在白宫战情室或五角大楼听取高级军官的汇报。

提名国防部长马蒂斯

尽管美国人尊重军事将领,但是这并不代表要违背文官政府的原则。的确,将军性格各异,彼得雷乌斯足智多谋,马蒂斯大胆勇猛,福林沉着而凯利冷静。

根本原则可以追溯到我们共和国的成立时期:政府应该是由文官控制,总统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建国之父们担心军方权力过大将会中伤年轻的民主政治。

今天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我并不是说我们有面临军事政变的风险。在未来的四年内,我们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很可能在这些前军队将领的领导下,进行一场军事化的“天鹅绒革命”。

军人们对于世界局势有着和文官截然不同的看法。他们的心态受到他们职业经验的指导,这种情况被称为“专业偏激”,他们习惯从职业经历的角度来看待世界局势的结构、层次、战略和行为。总而言之,他们会过度看重军事力量在政策中的作用。

军人倾向于着眼当下。有不同就有问题,有问题就用行动来解决,眼前问题眼前处理,处理掉就没问题了。总的来说,军事威慑和对抗是他们所习惯的处事方式。

文官中包含分析师,战略家和外交官。这些人都更加倾向于对国家战略全局进行考虑。他们懂得如何采用外交手段来实现国家目标,保护国家利益。他们更注重大战略,外交艺术。他们可以搁置争议,求同存异。

不管是军人还是文官,他们的技能对于国家都很重要。而总统的任务就是协调两者,保持平衡。但是,通过军人来制定所有政策将危及美国国策所需的技能平衡。

提名国土安全部长凯利

更根本的是,我们年迈的民主体制面临诸多问题。在过去70年中,军方已经成为美国与世界接触的主要机构,特别是自9·11以来,在所谓的全球反恐战争的大旗下,我们入侵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特别行动作战部队现已被部署到80多个国家,反恐装备配置全国,同时我们的军方还在国外进行着网络战。

鱼入大海,我们的军事化是潜移默化的。由前高级将领掌握外交和国安政策看起来那么理所当然。但不得不说,在过去的15年中,我们两个最大的决策失误,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是由文官政府做出的决定。但是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提名的三位高级将领(马蒂斯,福林和凯利)和这两次重大失败都有脱不开的关系。如果彼得雷乌斯被提名为国务卿,那么就会是第四位涉及到反恐战争的将军进入核心执政团队。

由文官组成的内阁来辅佐总统是十分重要的。总统和所有的美国外交机关都需要平衡。总统将要面临的危机不是军事角度可以处理的,而且多数的外交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动用军事力量。

让将军执掌国家的外交和安全机关将会引领一场政府机关军事化的潮流,并巩固当年艾森豪威尔总统警告应该避免的“军工复合体”利益集团。从心理学的角度来总结就是,如果总统周围的人都是锤子,他们会把所有问题都当成钉子。

网友恶搞特朗普华丽军服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