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泉州商会-论坛登录
  • 用户名:
  • 密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北京商会 >> 财经生活 >> 正文

凤凰财经独家评论:货币政策新棋局

  • 作者:lsm
  • 来源:凤凰财经
  • 日期:2013-06-26

“央妈”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在市场等待许久之后,央行公开宣布向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前提是这些机构“符合宏观审慎要求”。几天以前银行间市场同业拆解利率飙升的情况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和疏导,货币市场利率出现了明显的回落。

“央行进行流动性调节的手段非常丰富,”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表示,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及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常备借贷便利(SLF)等创新工具组合,对于调节短期的波动是有效的手段。

对于下一步的货币政策基调,6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合理保持货币总量,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目标是稳增长、调结构,促进经济转型发展。

而央行也表态称,在银行体系流动性风险总体可控的情况下,适中的流动性水平有助于抑制今年以来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总量扩张较快的势头。

可以看出, “稳健”仍是不变的主基调,不过,其中的尺度和弹性仍旧很大。今天下午市场曾传出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国务院秘书一局紧急下发通知,要求银监会联系各家金融机构,立即上报“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建议方案。并根据这次国务院的通知,各种外资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都要针对“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提出建议方案和具体措施,由银监会汇总后在6月28日之前上报国务院。

盘活存量,应该理解为使得资金能够比较顺畅的流向支持生产力增长、促进产业升级、进行制度创新的企业。而非在银行间空转。这一目标,与高层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思路一脉相承。

对此,凤凰财经在2013陆家嘴[-3.02% 资金 研报]论坛期间,将启动针对政府官员、金融机构高管以及知名经济学家的系列采访,进一步梳理下一步货币政策走向,对“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具体手段进行分析和解读。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盘活存量”的概念非常重要,也非常对,“金融行业不能总是依靠炒高资产价格的方式来获得收益。”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认为,健全的资本市场是“盘活存量”的重要手段,并提出A股指数[-0.19%]在3000点以上,资本市场的正常功能才能得以发。

交通银行[0.74% 资金 研报]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不要把当前货币市场资金紧张和利率高企的现象解读为货币政策趋紧。近日高层释放出来的信息应该是货币政策既不会大幅放松,也不会明显收紧。

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认为,央行拒绝通过释放资金满足银行需求是为避免流动性错配的继续恶化,但在具体的操作手段上,仍旧值得商榷。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认为,下一阶段更应当关注商业银行自身出现坏账的风险,比如融资平台贷款无法偿还,理财产品不能按时兑付等问题,这些都问题可能成为引发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海通证券[1.41% 资金 研报]首席经济学家李慧勇认为,下一阶段决定市场的变量更多转向政策扰动,重点关注:1、触及流动性底线后央行的反向调控;2、与IPO相配合的股市政策以及新国九条;3、三中全会政策红利;4、不愿意看到,但最终可能看到的保增长政策,这将在经济触及L型下轨时发生。

未来几天,还有更多精彩的观点值得期待。不得不说,2013年陆家嘴论坛的主题“金融改革新棋局”,在当前宏观经济环境下滑、金融脱离实体经济结构面临大调整的整体背景之下,正好应了题中之义。

观点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钱荒是金融体系本身有问题

股市的问题并不是流通的问题,终极的问题还是实体经济的问题,如果公司一直盈利不好不分红,市场怎么能够上去呢?所以股市最终是需要实体经济调整到位,让老百姓赚到实实在在的钱。救的话也没有用,总是依靠用流动性去炒,本质就是庞氏骗局。

今年中国货币增量并不少,现在热钱外流,其他国家的调整方式是货币贬值,例如巴西和印度货币已经有了20%的贬值,但人民币贬值幅度不大,所以热钱外流的比其他国家多。现在主要是短期流动性的压力,银行一贯用短期钱去炒其他资产,赚钱差价,其实一年期的资金并没有流动性的压力。

“钱荒”是金融体系本身有问题,越早暴露越好,而且暴露这个问题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今年实体经济并没有上升,中国跟美国的情况很不同,中国人习惯储蓄消费也不依赖杠杆,所以金融体系的问题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另外,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现在还难以撼动,出口还在增加,李克强总理最近提出的“盘活存量”的概念非常重要,也非常对,金融行业不能总是依靠炒高资产价格的方式来获得收益。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A股指数3000点以上才能保证资本市场正常功能

当前的流动性不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来是大量热钱流出,第二是月底考核压力大,银行要做大贷款的基数,与此同时两三年之前的一部分贷款出现逾期和延期。

在整体的流动性方面,总体供给不足,在政策指标的选择上,不能仅仅依靠M2\GDP这个指标,流动性是否过高不能单纯依据这个数据。之前中国GDP被总体低估很多,原因在于我们市场化程度不够,产权制度并不清晰,与之同时统计制度也并不完善。由此导致了金融产生了严重的“倒三角形”,国有企业有上百亿的资产作为后盾,中小企业却几乎完全没有资产,缺乏固定资产、土地等这样能够抵押贷款的资产。在没有资产的情况下,想要改变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较难,在政策上,应该去考虑改变信用环境的问题。

盘活存量的定义,应该是使得资金能够比较少顺畅的流向支持生产力增长、促进产业升级、进行制度创新的企业。而非在银行间空转。要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对盘活存量的作用,支持企业进行并购和重组。现在资本市场严重失血,指数应该在3000点以上才能保证资本市场的正常功能得以发挥。